博客年龄:16年4个月
访问:?
文章:1126篇

个人描述

姓名:***
职业:**
年龄:**
位置:中国,**
个性介绍:
*******

咚冬冻

2023-11-30 16:06 阅读(?)评论(0)

在网上选的蒙古马靴、雪地靴,昨晚到。靴子里面毛茸茸、厚墩墩,摸着很暖和,穿在脚上,走路咚咚咚,应对这个寒冷的冬天,从脚上保暖做起。

这几天晚上气温达到零下20多度,白天出门时,气温也在零下十五六度,有风的时候,如小刀嗖嗖刮脸,觉着更冷。一南方游客在街上嚷:“哈尔滨,你这是要冻死我啊!”该来的终是要来,嘎嘎冷的时候到了。

在烟台呆过不太冷的两个冬天,回来后对这边冬天的冷有点疏于防范,有点麻痹大意。再说全球都在变暖,现在一到冬天就往广西海南迁徙的人都在减少,还有什么可怕!然鹅,这话说的还是早了点儿。这个冬天雪大天冷风硬,很有冬天的样子。好像北方的冬天重又找回失落的记忆,《纳尼亚传奇》中的画面重现眼前。

昨天董从外面回来,鼻头冻的又红又亮。看到董冻伤的鼻子,我一下想起自己小时候,那时候太贪玩,大冬天也不顾姥姥嚎唠阻拦,一个劲儿往外蹽,耳朵、鼻子、脸、手和脚,都冻伤过。

冻伤的滋味不好受,特别不好受,被冻伤的部位又红又肿还不算,且又痒又疼,一到冬天就爱反复。那时候大人们似乎都有点粗心,有点系里马哈,没多少精力顾及孩子,我和弟弟的冻伤都是冻了又好,好了又冻。

我一边往董的鼻子上涂药膏,一边怪他没戴好口罩和脖套,在户外呆那么久,能不冻坏。董说一遇见鸟,一拍鸟就全情投入,忘了个人保护,下次一定注意。

想起我们上小学和初中那会儿,教室里没暖气,只有一个到冬天才临时搭起的小炉子,炉子烧的往往半死不活,释放不出多少热量,一捅炉子满屋子灰,挨着炉子坐的同学,甭管好看赖看,个个都变灰头土脸,模样滑稽。

上小学三年级时,我们新换的班主任是个出了名爱干净有洁癖,长的瘦瘦高高,头发永远梳的一丝不乱的女老师,她一上课准不让人随便捅炉子,结果教室就变冰窖,大家哆哆嗦嗦听课,在课堂上写字手冻到拿不住铅笔。

赶紧连夜下单,在网上给董买了他小时候戴过的那种只露出两只眼睛的脖套,有点像蒙面罩,担心吓到别人,没选黑的,选了蓝色。

董说这个好,再去丁香公园和外滩湿地拍鸟就不怕冻到鼻子了。

此时,白雪漫野,松花江已全面封冻,只有何家沟江段还有几处清沟,仙气飘飘,引得绿头鸭和小䴙鷉纷纷入住。

冰雪大世界和江边启动又一季的冰雪项目。置身冰天雪地,最想找到一点暖,也许沐浴雪中温泉才是心之所向。

而我还在一直等你。

你会从风雪里,从冰雨中,从春花初开的地方向我走来。

我知道我们终会遇见。

  最后修改于 2023-11-30 17:16    阅读(?)评论(0)
上一篇: 冬天的吝啬 下一篇:踏雪寻鸟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