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年龄:16年4个月
访问:?
文章:1126篇

个人描述

姓名:***
职业:**
年龄:**
位置:中国,**
个性介绍:
*******

踏雪寻鸟

2023-11-15 17:55 阅读(?)评论(0)

1

夜里要关电脑时看到外面雪下起来,这是入冬后第一场雪。

借着路灯看雪下的急促绵密,来势不小。街上渐渐为雪覆盖,避风处很快出现一小堆一小堆积雪。

给董发微信:夜半初雪,冬日成真。

早晨拉开窗帘窗外雪天雪地,说话间就变成了川端康成笔下的雪国。

再经历几日风吹浪涌,饱饮初雪的江面就会封冻结冰,为江里的万千鱼儿打造一个超级保温箱。

2

这场雪一整夜连着一整天,降雪量惊人。老人们说好多年没见这时候下这么大的雪啦!有一阵雪大的像是把整个城市都下睡着了,晕晕乎乎,世界忽然安静的没一点儿动静,有一种让人屏息敛声的感觉。

只是这场雪着实苦了清雪大军,清雪车全部上道还不够用。让无所事事的城市在打了一个盹儿后,瞬间里里外外忙碌起来。

雪来的不晚,趁秋色未尽,林间红的红,绿的绿,黄的黄,经由雪的自然混搭,一切都变的闪烁耀眼,美起来不开滤镜仍自带加分项。

人们四下打量一番,确认这会儿是最美的看雪季,仿佛等不及的白色圣诞提前到来,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巨大华美的多层婚礼蛋糕,更有无数奇幻雪拍为证。

3

你奇怪我为什么不联系你,为什么不见面?

也许怕看见你,就像怕看见镜中的自己。最近对镜理容装的频率越来越低。

生活到了一个阶段,不再是言无不尽,反而有种算了,不说也罢的感觉。

我们没法逃进时间的夹缝中。

曾经没事儿就想去找你玩儿的我,变得手懒脚懒,嘴更懒。

我也奇怪自己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有点不大能认出自己。

去雪地上撒个欢儿打个滚儿,看能不能同时叫醒两个人?

4

东北生东北长的人,迎风斗雪几十年,一场暴雪就被拿下,怎么会!

董蹬上高腰雪地靴,我脱下小棉服换上厚羽绒衣,两人继续行走林间,雪大到没过小腿,矮腰鞋很快灌包。

有人戏称东北人的胯骨轴自带车身稳定系统,就是摔不到。但那是有些个人,我和董在雪地上没走多一会儿,已拉拉扯扯半倒半卧两回。

但就算走不快,雪中脚步踟蹰,我们还是一路追着光,追着过境鸟的丝丝踪迹。

这时,旋木雀、煤山雀、北长尾山雀、蓝大胆、远东山雀、红交嘴雀、金翅雀、赤颈鸫和红尾斑鸫在雪中依旧表现活跃。

据说落雪后的花楸果味道甜美清凉,是太平鸟、红尾鸫、赤颈鸫、喜鹊、煤山雀和锡嘴雀的最爱。

守在一颗松果旁的小麻雀也如此可爱,不自觉融化在它的小眼神里。北长尾山雀让我看到你的正脸,来个振翅欲飞的正面照,看着它就想到小肥啾、嘟嘟鸟这些字眼儿,忍不住想给它起外号。

手冻到按不下快门,电池也很快冻没电。幸好董贴身抓绒衫的口袋里有备份。

走在路上,相互提醒要多欣赏一些曾被我们全然忽略的或从未感知过的生命细微处的欢愉与美好。

踏雪寻鸟回来在电脑里看照片,我对董说你今天可不是随便拍着玩儿的,你看这张,还有这张,对了,还有前面那几张,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拍的都很出色。

我的赞美,令拍照人脸上立时红霞飞溅。

果然,生日这一天,要尽情 happy,尽情拍! 

  最后修改于 2023-11-15 17:56    阅读(?)评论(0)
上一篇: 咚冬冻 下一篇:现实的平原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